云归  

【冬盾】Jump Into The Burning Zone (记者x消防员AU/Ch.9)

忘记转最新一章……

老干妈的Slash地区:

Title:Jump Into The Burning Zone

CP: 冬盾

记者!Bucky X消防员!Steve

消防队背景与设定参考电视剧《芝加哥烈焰》(顺便安利)

 @云归缱绻 与←云太合写!!!是合写!!请把所有的爱都送给 @云归缱绻 !!!云老湿美味的脑洞和拯救原稿的润色!!!


Ch.0+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8


Ch.9


“跟我讲讲。”

 

Steve的脑袋枕在Bucky的胸口上,Bucky惬意下巴惬意地抵在他柔软的金色碎发上。他的胳膊缠上Bucky的手臂,手指无意识地沿着他灰色纹身上下游走,像是在用指肚碰触上面的纹路;Bucky则用拇指蹭着Steve的骨节、两根手指间浅浅的凹缝。他们的喘息还没有完全平稳,Bucky能感觉得到Steve因为高潮带来的颤栗还没有结束。床单被搞得一团糟,但没有人想动动身子去收拾一下。

 

“什么?”

 

“你的胳膊,九头蛇。你父亲。”Steve的指尖轻轻碰了碰他的一小片皮肤。

 

“那是很久以前了。”Bucky望向Steve卧室的窗户,天色已经全然暗下来,月亮的一角隐藏在暗灰色中的云层中,像是被摁上了墨色的指印,“我从警校毕业,雄心勃勃,已经把自己未来都规划好:当兵、进入特警部队。刚毕业的那年作为优秀生我得到一个绝佳的机会,去俄罗斯的边境驻扎执行检察任务。我兴奋得当他晚上就打好了行李,但George坚决反对我去,他说,本来整个纽约的警局都可以随便随你挑,我却非要跑去那么远。临走的那天晚上我们大吵一架,最后他甚至没有去机场送我。

 

“这就是你们父子关系如此糟糕的原因?”Steve若有所思,指尖在他的手腕上纹身的末端划来划去。

 

“我不知道,”Bucky耸耸肩。“也许他就是喜欢反对我所做的一切决定?”

 

“Gabe Jones和你一起?”

 

“没错,在警校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到俄国之后我们也被编入一个同部队。事实上,真的到了前线时我们才真正意识到当兵并不是什么容易差事。阿拉斯加非常、非常冷,夏天过去,冬天来临——伴随着噩梦。”Bucky顿了顿,唇抵着Steve微乱的头发中隐约露出的发旋,声音有点模糊。“几个同学得了低温症,被遣送回家;我还听说隔壁部队有不慎掉入冰水中丢掉了小命。入深冬没过几天,对岸的俄罗斯人开始有所行动,埋炸弹、敲碎冰、挖断我们的供电线路,都是小打小闹,但对刚刚出任务、第一次和习惯了寒冷的俄罗斯人抗争的我们来说,他们的每一个举动都会引起人心惶惶。” 

 

Steve换了个姿势,往Bucky的怀里凑得更紧了一些。

 

“你们在白令海峡呆了多久?”

 

“没有几天,还未到深冬……我记不住了,但我们很快转移去了阿拉斯加的一个北部的小镇,那个地方一年有九个月都会被雪覆盖。某种程度上,那可以算是噩梦。我们正好赶上两个月的极夜,没有太阳,当你入睡时天空漆黑一片,你睁开眼睛的时候也也是灰蒙蒙的,每一丝冷风都会渗透到你的骨子里去。一日三餐甚至分不清哪一顿是午饭。我们的眼睛开始适应黑暗,学习在黑暗中开枪;驻扎地的电力供给总是断断续续,有的时候,我们都觉得自己再也见不到太阳了。”

 

当Steve抬起头用关切的眼神看向他的时候,Bucky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轻微颤抖。

 

“你还好吗?”Steve低声问,温暖的掌心覆盖着他的皮肤,这让他觉得好多了。Bucky点了点头。

 

“我们在阿拉斯加一直呆到第二年春天,极夜结束了,气温开始逐渐回升,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后来我们跨国海峡,驻扎在靠近俄罗斯境内的一个小岛上。他们请了老师教我们俄语,以便搞懂对岸俄罗斯人传递的信息的大致内容。后来有一天,我们寝室的一个男孩阴差阳错截获了一条重要电报,大概说的是不止俄军在盯着我们,还有一伙儿非政府的帮派。”

 

“九头蛇。”Steve指出。他已经重新躺回到原来的位置,但眉头紧蹙。

 

“是的,这是我们在电报里听到的名字。有在西伯利亚待过的老兵说九头蛇在俄国地下党分量相当重,他们行踪诡异,如同鬼魅一般;而他们想要得到的,他们也会千方百计的得到。我们立刻警觉起来,开始在部队里留意是否有间谍潜入。老兵私下里和我们讲了很多九头蛇的事迹,但一定被他们留意到了。后来有一天半夜,我裹着厚厚的棉服去上厕所,无意间撞见了九头蛇在对外发送信号。”

 

“他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应该是类似于电报之类的东西……用他们特有的内部代码。”Bucky的声音低沉而清晰。“我看见传讯室有手电筒的灯光便好奇走过去瞧瞧。我没想到的是,这个九头蛇的间谍就睡在我的隔壁,是第二批驻扎的士兵,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混进来的……他在用几根电线调试新的线路。

 

“我没有大叫,也没有贸然进攻,因为我的棉服里只有睡衣,连一个子弹壳儿都没有。Rumlow——他的名字——迅速掏出一把枪指着我的额头。他的手很稳,非常专业,就好像扣动扳机和吃饭一样普通。

 

“但他没开枪,也许是怕枪声会惊动整个营地。正巧不远处有别的男孩也出来上厕所。Rumlow放下手枪,摁灭手电筒,我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我威胁他,我说我会告诉中士。他笑了,然后就放我走了。我知道他什么意思,他就睡在我的隔壁,每天……每一秒,我们训练的地方隔着不过十几米,而小小的驻扎地让我成了瓮中鳖,我打不过他,而他可以天天监视着我,有上千种方式爆我的脑袋。”

 

“但你还是说了。”

 

“没错。我忍不住,我先是抽空告诉了Gabe,商量一致后我们告诉了中士。正当我们傻傻得以为可以松一口气时,Rumlow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知道了。他想杀了我,我能感觉到透过军列的缝隙他投射过来的杀气。我尽量不单独呆着,和其他人一起行动。每天入睡时我都会担心自己会不会再也醒不过来了。

 

“终于有一天,Rumlow找到了机会。那天我们一只五人的小队跟着中士爬上一座小冰山,要在冰山尖安插一个微型雷达和信号接收器。我们爬到一半的时候开始刮飓风,雪末和冰雹到处都是,我们六个人走散了,眼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被困在半山腰,踩在两块突出的冰层边缘勉强落脚,呼喊声被风声瞬间淹没。我眼前看到的第一个人是Rumlow,他趴在我脑袋上方的冰层,手里举着一根撬棍。Rumlow冲我打招呼,而我向他脸上吐口水——我伸手去攻击他,想把那根撬棍夺下来。”

 

Steve的五指终于停下,指尖搭在Bucky的肘关节那儿。“他赢了。”

 

“是的,他用撬棍敲打我身边的冰层,我脚下的冰块儿很快开始松动——我掉下去了,厚厚的手套让我什么也抓不住,更别说抓住凹陷的冰层边缘了。但我在掉下去的时候抓住了Rumlow的袖子,我们一起跌了下去——我的胳膊狠狠地摔在地上,差点疼晕过去。我听见Gabe的叫喊,还有别的士兵的,他们正努力向这里奔来;而Rumlow,他当然没死,揍了我几拳,然后,捡起撬棍——

 

“我听见了枪声,在冰原上方回响,模模糊糊地听见惨叫,但根本不知道谁打中了谁;接着他举起那根该死的棍子朝我挥来,我试图反抗,但浑身像是散了架,不听使唤——那是我那天最后的意识。” 

 

Bucky缓慢地叹了口气,记忆就像冷冽的寒风向他迎面吹来,他的左臂甚至开始隐隐作痛。他攒紧Steve的手掌,那里暖烘烘的,就像Steve的皮肤、他的拥抱、他的吻。

 

“最后呢?”Steve轻声问。

 

“一个同行的男孩被Rumlow射中额头,当场死亡;中士的小腿中了枪。Rumlow逃走了,没人知道他在风雪中跑到哪里去了,但我们从未找到他的尸体。最后我在营地的医务室里醒来,这都是Gabe告诉我的。第二天上尉便为我们叫来回美国的飞机,所有与九头蛇交锋的士兵都被遣送回来。

 

“纽约最好的医院也没能治好我的胳膊,几根神经坏死,还有冻伤,这里因为治疗还留了很长很长的伤疤。后来我和G都放弃了,我出院了,一天天看着左臂越来越沉重,不过还好,这些年它在没有怎么折磨过我,但打篮球的时候关节也会疼。我已经习惯手肘在移动的时候咯吱咯吱作响……不顾G的反对,我偷偷去了纹身馆,用纹身把整条胳膊都遮盖起来。

 

“它会吓到你吗?”

 

“不会。”Steve简短地回答道,双臂环上他的脖子,在他唇边落下一个个蜻蜓点水的吻,“我爱它。”

 

“它也爱你。”Bucky笑了,用纹身遍布的左手埋入他的脑后,短碎的金发从指缝中露出些许,像树荫间溢出的阳光。

 

“所以这就是你和你父亲闹僵的原因?”

 

“我回到纽约养伤,George一直冷嘲热讽我失败的军人梦。没有军队想要我,而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塞给我各种各样的文职招聘广告。我们的争吵就像一次次赌局,这次我输了,他就会用所有的方式嘲笑我。不,我不想坐在警署的办公桌后面整理没完没了的档案。所以我开始摄影,最起码这是我愿意做的。”

 

房间静谧得可怕,Bucky只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Steve沉默着,像是要给他一些空间。不,他不想要什么空间,他想要Steve,所以他将Steve搂得更紧了一点,指甲都要陷入他的皮肤中去。

 

“没事的。”他听见Steve在耳边呢喃,才猛然发现自己一直在发抖。

 

“因为你在这儿。”Bucky回答他,呼出一口气,如释重负。

 

*

 

Bucky和Gabe在警署楼下的炸鸡店见面,只有他们两个。Steve今天还在值轮班。

 

“你告诉他了?”Gabe将他的那份炸鸡从玻璃桌面上推了过去。

 

“谁?”

 

“Steve。”

 

“你怎么知道的?”

 

Gabe耸了耸肩。“你的眉头锁得不是那么紧了,还有你的步子,终于解掉沙袋了?老兄,我看得出来,你有了依靠,这是爱情的力量。”

 

“随你怎么说,”Bucky翻了个白眼,把吃干净的鸡骨头隔空扔进垃圾筐里,“没错,我告诉他了,然后我感觉好多了,即使九头蛇现在站在眼前拿枪顶着我的头我也不会害怕了。”

 

Gabe回他一个白眼:“别胡说,这事儿可开不得玩笑。”

 

Bucky挑起一侧眉毛。“今天你请客?”

 

“嗯。”

 

“看来你是有事儿相求喽?”Bucky向后倚在椅背上,吮了一大口扎啤,“和这个案子有关?”

 

Gabe的神色瞬间变得严肃:“没错,布里尔利的案子已经重新开始调查,而且我们已经把调查方向定为九头蛇。我提醒你们要小心一点,毕竟你是直接和他们发生冲突的人。”

 

“我不明白……九头蛇在纽约的影响也很大吗?”

 

“一开始我和你想的一样,以为他们只混迹于俄罗斯,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我们已经在多起贩毒、走私案件里找到九头蛇的蛛丝马迹,恐怕他们早已渗透进纽约的帮派之中。他们杀人不眨眼,还非常有手段,就算我们掌握了万全的证据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你是在担心他们会认出我们来?”

 

“也许,”Gabe点点头,“我在警署工作,他们应该不会拿我怎么样。反倒是你,你可是当初坏了他们好事的那个。小心点,保持警惕。”

 

“谢了,伙计。”

 

“还有一件事,”Gabe从手提包里抽出一个夹子,“在布里尔利的火灾调查方面,警署没有什么专业只是,想请消防队进行合作破案。帮我把这个文件夹让Steve转交给Nick Fury,如果大队长有意,请他给我回电。”

 

Bucky把那个夹子收好。剩下的炸鸡已经开始泛凉。Gabe扫视着盘子,露出点鄙夷的眼光:“食量变小?”

 

“今早Steve起来晚了匆匆离开,我只好把他的那份早饭也解决掉。”Bucky漫不经心地说,“因为昨天晚上——”

 

“我觉得我知道得够多了。”Gabe打断他,“我不想听细节,好吗?”

 

“你说得对。”Bucky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微笑,“谢谢你的午饭,Gabe。”

 

 

*

 

Bucky觉得自己有点傻气——他站在医院三层的前台前,向一个眼皮都不肯抬的上了年岁的护士询问一个小女孩的病房号。他几乎把全身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自己的笑脸上。

 

“请问Giselle Perez的病房在哪个房间?”

 

他已经重复了第三遍,而那个坐在写字台后的护士只是继续整理手里的文件,对他说“Perez小姐已经被转移到特护病房”,便再装作看不见他。当Bucky失败第四次之后,他转过身向身后的Steve耸耸肩。

 

“她就像个密封的罐头。”

 

“我来试试。”Steve叹了口气。他刚从轮班下班,还穿着消防队服,头发都一根一根凌乱地支棱着。然而即使是这样,也没有人会对Steve说“不”,包括那个前台护士。

 

“嘿,”Steve走过去,露出一个真挚的、有些怯生生的微笑。一定是他的笑容太过耀眼,护士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伙计儿,抬头盯着他看,“抱歉,但是我们真的很想知道Giselle的病房。我们是来探望她的。”

 

护士终于说了点别的词语:“Giselle被转移到独立的特护病房,而且她的父亲告诉我们没有他的同意拒绝接受外人探护。你们找她什么事?”

 

“嗯,我想Perez先生认识我们。”Steve指指自己队服上的消防队标志,“我是把她送过来的消防员,楼下的Jill也认得我……”

 

“等等,你就是把她从火灾里救出来的消防员!”护士突然张大嘴巴,她急急忙忙地在抽屉里翻找,然后抽出一本《里海周刊》,Steve做封面的那本,“你就是这个帅气的家伙。”她把杂志迅速翻开,停在消防队专栏,有Steve照片的那一页。那可是Bucky最满意的几张。

 

Steve像是被噎住了。“嗯,没错,这个人是我,然后……这个女孩是Giselle。”

 

“我知道,”她神采飞扬地说,然后又指指Bucky,“那他是谁?”

 

“这些图片的摄影师。”

 

“噢,你们俩可真不错。”护士开始动手在电脑里搜索数据,“我来瞧瞧……她在362号病房。”

 

终于得到答复之后,Steve回已一个灿烂的微笑:“谢谢你。”

 

“不客气。”护士终于肯舍得抬起眼皮瞧一眼Bucky了,但目光可比她盯着Steve看的时候冷淡许多。

 

“她根本就是对我有意见。”他们离开前台,在走廊里寻找房间的时候,Bucky对Steve小声抱怨道。

 

“也许是你的笑容有些——僵硬。”Steve安慰他,“别放在心上。”他瞥了Bucky一眼,“整整你的袖子。”

 

“什么?”Bucky疑惑地问。

 

“把你的纹身盖住,”Steve解释道,伸手帮他把袖口放好,“我并不觉得一个五岁小女孩会喜欢你这种纹身……”

 

Giselle见到Steve后开心得几乎尖叫起来。她的烧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颈部和手臂的伤患处已经长出新的皮肤。她大叫着Steve的名字,非要扑进他的怀里。Giselle的父亲是一个墨西哥裔的富商,在纽约证券交易也有一席之地。他也在病房里陪着女儿。Perez先生礼貌地和他们打了招呼,吩咐护士到了两杯茶水。Steve把Giselle抱起来,并小心翼翼地避免碰到小女孩胳膊上的输液管。

 

“你们能来看她她真的很高兴。”Perez先生说,“我们的其他亲戚都在墨西哥,所以除了她班上的几个同学之外再没人过来看过她。”他喜欢Steve,毕竟他救了她的命。

 

“她能逐渐康复再好不过了。”Bucky看着嬉笑的两个人,Giselle正试图在Steve脸上留下一个湿漉漉的吻,“你们还在等警局的消息吗?”

 

“有一个探员告诉我们案件由意外失火变成纵火案,重新开案。”那位父亲摇了摇头,“我不关心这些,火灾已经是过去式了,我现在只希望Giselle能平安出院,其他都是次要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对一所学校放火,里面都是孩子,这些人禽兽不如。”

 

“所以才需要尽快破这个案子。我的警署朋友说最近在逐日通知受害孩子家属实行相关人员保护计划,也许你很快会接到他们的电话。”

 

“如果条子们能信得过那就太好了,”Perez先生耸耸肩,“我很忙,她的妈妈也很忙,留别人看护孩子又很不放心。”

 

Steve正把Giselle抱回床上。小姑娘还在咯咯笑着,抓着Steve的手指头不放,然后就着手指朝Bucky的方向比划着。“Steve,那个人是谁?”

 

“他是拍下这些照片的人,他叫Bucky。”Steve探身够到放在床头的杂志,明显在那放了一阵了,封面的书页都开始卷边。“你喜欢吗?”

 

“那些照片很棒!他把你拍得很棒。”Giselle把杂志抱在怀里,开心地叫嚷道。Bucky听到动静回过身,朝一大一小的两个人举起拇指,滑稽的鬼脸又逗得小女孩咯咯直笑。“我喜欢你,Steve!也喜欢Bucky!”

 

“谢谢,宝贝,我也喜欢你。”Steve俯身在她的额头轻轻印下一个吻。此时Perez先生的手机嗡嗡作响,他冲他们作个手势,便走出病房。

 

“我们都喜欢你,”Bucky移动到床边,一手搭着Steve的肩膀。

 

 “所以你们是好朋友吗?” Giselle翻开杂志,露出Bucky的特写内页,那张是Peggy帮忙拍的,获奖后他正站在自己拍摄的巨幅作品前,抬头仰望着里面的Steve。“嗯哼,好到不能再好了”Bucky话音刚落,Steve就在背后掐了他一把。

 

“那你们住在一起吗?”

 

“为什么这么问?”Steve挺直腰试图躲闪Bucky回击在他侧腰的“突然袭击”。

 

“因为好朋友们都住在一起。”小Giselle用手指头在柔软的床单上画圈,“我和Mabel是好朋友,我们每天都住在一个屋子里,老师说我们形影不离。总之,幸好她没事。”

 

Bucky停了下来。“什么?”

 

“Mabel去看了牙医,所以她那天不在。她从没跟我说过要去看牙医……她跟我说牙医只是随随便便地检查了她的牙齿,很快就完事了。”Giselle的笑容消退下去,小脸蛋地皱成一团,“那天我自己一个人在宿舍里看书——着火的那天。”

 

Steve不由得敛去笑容,“她来医院看过你?”

 

“就一次,而且她的妈妈很快就把她拉走了,我们甚至没能一起玩警察和小偷的游戏。”

 

“也许他们是有急事。”Bucky安慰着说,从兜里摸出一只水性笔,把Mabel的名字写在自己的手背上,“Mabel的姓氏是什么,亲爱的?”

 

“Cadence。怎么了嘛?”Giselle歪着脑袋问。

 

Steve摸着她的脑袋。“没事,我们继续玩积木吧?”

 

他抬起头,和Bucky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

 

Bucky哼出一声响亮的鼻音,五指轮流敲打着桌子。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Steve从床头爬过来,越过Bucky的肩膀看向电脑屏幕。

 

“发现什么了?”

 

“感谢Giselle提供给我们一条不错的线索,”Bucky看向他自己做的凌乱的笔记,“Mabel Cadence,父亲Henry Cadence,Cadence技术公司的董事会之一,身价排名全美前700,一直和俄国某政府部门保持密切的技术合作——光是这一点就有的调查了。虽然Mabel和Giselle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但Perez和Cadence的政治观念可完全背道而驰。看看这儿……”他指了指网页中间的几段文字,“Perez的观点一直是和平共处,而Cadence一直是激进派的代表,瞧这儿,他在去年科技发布会上的发言,他认为现代社会发展存在巨大漏洞。”

 

“‘政策对人民太过一视同仁,这只能让落后的人更加落后,我们社会需要变革,科技这种不带任何感性的东西似乎更适合替人类执行这种变革。’”Steve读道,“这看起来有点吓人。”

 

“这不是重点。”Bucky噼里啪啦打了几个字,切换到另一个页面,“我找到一些俄国论坛关于地下黑帮的讨论帖,大部分都是开玩笑或是猜测,但经过模糊搜索,Cadence公司经常和九头蛇出现在同一个帖子里。我把相关的留言都看了看,很多人都在怀疑两方有过合作关系。如果这种言论出现一次还不足以怀疑什么,出现五次左右说不定真的有这种可能性。”

 

“九头蛇和Cadenc合作?”Steve皱紧眉头,“真的有这种可能性吗?”

 

“谁知道呢。”Bucky把几个网址都保存起来,一同复制到邮件里,“Gabe可有得忙了。我希望他已经开始调查布里尔利所有孩子的家庭信息了。”

 

“看来我们给他添了不少麻烦。”Steve带着歉意说。Bucky摇摇头,合上笔记本。他转身和Steve接吻,手指轻轻挑开他白背心的下摆。Steve在他的唇边发出几声叹息。

 

“如果九头蛇真得在纽约开始兴风作浪,首先你得保证自己的安全,Bucky。”他轻声说。

 

“我知道。”Bucky凑近,消灭掉他们最后的距离,“我会为了你好好活着。”


TBC

评论(1)

热度(79)

  1. 云归老干妈的Slash地区 转载了此文字
    忘记转最新一章……
©云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