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归  

[翻译][冬盾无差+盾佩]A Long Winter 漫长的冬季 part3

感谢Beta小天使@麻辣水煮蛋

Part1:http://cloooudy.lofter.com/post/3a4ff4_2875453

Part2:http://cloooudy.lofter.com/post/3a4ff4_28e2704

SY完整版: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39525-1-1.html


Part 3

一天之后他向Peggy坦白了一切,但实际上她已经从Stark那听说了事情的经过。

“我其实不想这么快就出任务。”在一次她结束工作回到家中,吃着重新热过的晚餐时,Steve这样解释道。

Peggy歪过头,露出一个别扭的笑,美丽却又充满怀疑。“是吗,”她说。

“我只是去几天而已,”过了片刻,Steve仍在固执地解释。“你确定你和Kat能——”

“老天,我已经获批了一个为期三天的周末假期。”Peggy直接打断他。她伸手越过餐桌握住他宽厚的手掌,他们布满手茧的掌心轻易的贴合在一起,随后用力握紧。“假如因为需要工作而没时间照顾家庭的时候,你无须独自承担所有责任。”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的话。”史蒂夫微笑着作出让步,他伸出手与她十指相握,当她挖了一块酥脆的芝士而没再多说一个字时,他知道她是爱他的。

所以在周四晚上,在Kat睡前Steve用力吻了吻她,还给她多读了一本故事书,并且发誓会竭尽全力争取在周一时候赶回家,陪她一起看卡通片。之后在黑暗的玄关中,Steve的嘴唇压住Peggy的,她纤长的手指与他的头发交相纠缠,而他用两手搂住她细瘦的腰,感受着掌心之下的坚韧。“祝你好运,士兵。”她狡黠地说道,然后转身回到屋里。

过了一会接Steve的人来了。在这么一条郊区的街道里,这辆平凡的黑色轿车看上去更像是个不祥之兆。Steve坐进去,等待着任务说明。

他们提供的保暖制服看似普通,一身全黑,紧到可以穿在常规西服里,还无须担心行动不便或者勒坏他的纯棉内裤。这身衣服让Steve刚刚坐进车里的五分钟内就暖和了过来,他对此表示感激。而在重新涂刷过一层暗灰色后,他沉重又熟悉的盾牌此时就放置在自己的膝盖上。晚上九点,他乘坐Stark喷气式飞机横渡大西洋,借机舱内的微弱灯光他翻看着先前递来的文件。Stark和Peggy想要他们去侦察一座位于Vinnitsky District的已经废弃的肉食加工厂;当Steve从报告中抬起头询问原因时,这名CIA特工只是歪过头眨了眨眼,“也许那潜伏着一个新兴的情报机构,先生。”

“如果能知道我在寻找什么,或许对任务更为有利。”Steve足够友好地答道。
“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先生。”特工如是说。
所以这名特工也不知道,或者是——Steve不知道哪种情况更糟糕——Steve无权得知此行的真正目的。

这的确只是个侦察任务了。

不过有帮手总比没有强,Steve向他的小队成员布置了计划——五名青年特工,清一色的男人,白人,并且他们显然生来就不具备挤出一个该死的笑容的能力,Buck的声音这样和他说道,但Steve故意忽略了最后一句,大可不必如此苛刻——在这场漫长的飞行旅途中,他说话时甚至不用提高音量,因为这架飞机上的发动机安静到可怕。他们在清晨六点左右着陆,还要行进一小时才能到达制定目的地。Steve只想让一切都简单而有序:在适当距离下包围目的地,在Richardson特工拍取勘察照片时为他做掩护,然后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轮班进行监视。

他们准时着陆在这片覆有层层积雪的田野间。Steve和他的小队成员脱去平民装束,露出里面的黑色神盾局保暖服,然后再套上一身白色雪地装,笨重到移动时会让他们发出沙沙的危险声响。他们把掺有灰色和白色的巴拉克拉瓦盔式帽*分发下去,Steve用帽子护住鼻子和嘴,紧致而舒适,嘴部还有专供呼吸的小型装置。他的盾牌用皮带别在后背,感谢Stark,反正不管是谁,感谢他作出这样的设计。

寒风胜似刀刃。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急速行进他们终于到达目的地;只过了十分钟Steve的眼睛就变得又干又疼,他猜其他几人也应该好不到哪去。他们把下巴缩进衣领,然后几乎将膝盖抬到胸口的位置,才能跨过这些被厚重积雪覆盖的结满冰碴的木栅栏。

整支队伍寂静无声,并非是迫不得已保持安静——他们正位于,名副其实的穷乡僻壤——所以更确切地来说,是完全没有值得讨论的事情。甚至可以说,在长时间的艰苦跋涉中保持安静是件好事,更称得上是亲切的。在欧洲胜利日前度过的最后一个冬天,是咆哮突击队被派往仍被德军占领的法国境内执行秘密任务,那时和现在一样冷死个人,如果不是注射了血清,他一定撑不下去。然而事实上,那时为了取暖他只需要蜷缩在地上与Bucky紧紧相依,便就足够温暖了。

在Falsworth执勤的那晚他们中了埋伏。Bucky腹部中弹,然而奇迹的是,子弹竟没有射中任何重要的器官。那是个惊心动魄的十分钟,他鲜血如注,流个不停,并在morita开始动手挖子弹前,就已经把steve塞进他嘴里的皮带咬出了难以磨灭的印迹。他们身处敌军前线,所以他绝不能大声叫喊出来以免暴露目标,然而他也没有;没发出比Steve按住他时惊慌的低语再大的声响了。这些声音仿佛如同教堂的钟声一样,久久回荡在Steve的脑海中。

可怕的是他没如Morita料想般就此昏过去。Bucky始终保持着清醒,他们离纳粹基地是如此之近,Steve甚至怕到不敢开口说话,所以等Jim终于取出子弹并且开始缝合伤口之后,Steve才用前额抵住Bucky的,只凑过去,靠了一小会,生怕会做错什么,怕Bucky会因此而离去。

Morita的缝合还技术不错,而且总得来说,伤口的愈合速度比想象中要快上许多。

在那之后,Gabe信誓旦旦声称这次打破了’Dugan没再张着嘴罗里吧嗦叨叨不停’的最长记录,对此他宁愿在残酷的环境下执行秘密任务,也不愿躺在一张温暖的床上听他唠叨。Dugan瞪着他,而Bucky把他俩都嘲笑了一通。Steve记得也是在这一天,看到Bucky的脸上不再浮现出痛苦的神情,他才从心底感到一丝慰藉。

Buck一直讨厌冬天。他讨厌冷空气被Steve吸进肺里发出的咯吱声,他还讨厌当邻居死于肺炎时得在外面帮忙挖坟墓,从早到晚。

他们逼近一片又茂到稀的灌木丛,经过一段跋涉之后,又步入一片被皑皑白雪覆盖着的丛林群,而那座丑陋的罐头加工厂就隐匿在这之中。它仿佛被掏空一般,彻底废弃在那,但从结构看却又完整无缺,正如作战指示中所写。Steve打个手势,队伍就此分开,O’Brien和 Morrison绕到工厂西侧,Fuller 和Watkins则去东边。由Richardson把守北边的入口,为了保证相机的完好性他得蜷缩在一棵树下;此时在他旁边的轮胎轨迹已经被大雪所覆盖。Steve在他的后方保护他,并且密切留意周边的动向。他们等待着。

危险来自大雪深处。

一秒前Steve刚刚蹲下身,压低身形,而下一秒疼痛就在颈后爆炸开来。他的视野瞬间一片漆黑。积雪穿透进巴拉克拉瓦盔式帽刺痛了他的眼睛。而等到他再次抬头时,一抹黑影已经压在了Richardson身上。

令人作呕的撕裂声回荡在这片苍茫大雪之中。

Steve起身就追,但这个男人的速度非常快。他一路朝西侧的入口奔去,径直冲入工厂。O’Brien和Morrison同时开火,而在狂风中砰砰枪声都已变得模糊不清,这也正是射偏了目标的原因。一抹亮银色在眼前Steve一闪而过,紧接着便是红色的痕迹洒向白雪。Morrison戴着手套的手抓住自己的脖子,O’Brien仍在孤注一掷般向目标疯狂射击,然而就在这时,鲜血从Morrison颈动脉迸发而出,他倒了下去,湿热地喘息喷洒向大地。

在拉近的距离下O ' Brien子弹开始有准头了。但那个男人并没有因此放慢脚步。这不太对劲。Steve逐渐逼近,然后双腿用力,纵身一跃用全部的重量扑上男人后背,希望借冲力让两人都摔倒在地。然而并没有如他所愿。伴随着一个古怪的细微声响,Steve整个人从他的背上翻了过去,重重砸向埋藏在积雪下的冰面,被摔得喘不过气。然后那男人直起身继续跑,O’Brien拔枪反击,但射光了子弹。Steve一翻身,在男人伸手掐住O’Brien前使出全力朝他掷出盾牌。

伴随一声沉闷的金属碰撞声,男人瞬间伸出单手接住盾牌,快如鞭影。

他脸上的面具遮着嘴和下巴。双眼被黑色的护目镜罩住,波澜不惊。他的短发蹭有一些雪渣。

紧接着,他用盾牌瞄准Steve的头部,把它狠狠抛了回来。Steve下意识闪身躲开,然后听到盾牌重重砸进身后被冰雪冻结的树干,几乎将它拦腰削断。他十分肯定如果刚才他硬要接住它,就一定会因此而丧命。男人随后逼近,猛得挥出左拳朝Steve的咽喉击去。是弹道拳击*——几乎没人打这套拳法了,而且想要掌握它并非易事,所幸Steve也会。他挡下进攻,却感受到挥出的拳头坚硬到不像血肉之躯。Steve发出一声惊讶的闷哼,男人顺势抓住这个瞬间一拳打向Steve的小腹。Steve抬膝用力顶开他,他被击倒后又迅速起身,势如闪电。他再度向Steve发动进攻,一记结实的回旋踢用足够留下瘀伤的力道狠狠踹上Steve的肋骨。他持续这股攻势,一下,又一下,Steve后跳躲闪,男人的军靴甚至擦伤了他一边的耳朵。两记凶狠的拳头直击面门,Steve歪身躲闪,以防御的姿态摇摆身形向后退去。

出乎男人意料,Steve压低身体然后直接将他过肩摔进雪地里。他比Steve想象中的还要沉,紧接着又是那声奇怪的动静,他突然伸出手把Steve拉扯过来,出乎意料的用腿别住他的膝盖。他们扭打在一起,那个男人的手扼住Steve的喉咙,他攥得太用力了,膝盖还紧紧绞住Steve的双腿。Steve用膝盖顶上他的侧腹,在他弯腰的时候用力一踹,力道大到足以将他踢飞,男人却只是倒在地上,于是他转为欺身上前,望进那双虚无的护目镜之中。他试图将男人的双手压制在雪中,最终他成功了,然后将自己的头狠狠撞向男人的脑袋。那一下足以把任何一个普通人砸晕,尤其是之后又因惯性再度撞向坚硬的冰雪上。但是,男人并没有倒下。他只是像狗一样摇了摇头,然后在两人身体之间的缝隙中挤进他的左手,抬高肘部用力顶向Steve的小腹,力量之大到令Steve几乎难以呼吸。正当他气喘吁吁的时候男人用脚踝勾住他的后背,随后在转瞬间用力一拧,突然之间两人落入他用两条强壮的大腿绞在Steve脖颈上的姿势,他蒙蔽他的听觉,紧紧缠住他的脑袋。Steve艰难喘息,肺中的氧气正如很多年前那样逐渐流失。他的手指攀附上男人的双腿,但他只能摸到一手平滑的布料,无法借力。他挣扎着却不能移动半分。Steve的视线渐渐模糊,他绝望地抓向男人的腰侧。

他摸到一把刀。

Steve用尽全力向上一挺,从男人腰带的左手抽出那把小刀。他把刀子深深刺入男人的大腿,男人尖锐而痛苦的大吼出声,Steve趁机翻滚出男人的控制。鲜血染脏了白雪。Steve认为他刺中了男人的主动脉。他弯下身子用手紧抓腿上的伤口。Steve眼下可以轻易地给予他致命一击。他走近几步,举起那把小刀。然而电光火石之间,正当Steve刚刚步入攻击范围,男人就站直身体抛出他的小刀。Steve的前臂传来一阵尖锐的剧痛。尽管在拔出小刀时候他咬紧牙关,但这无济于事,他还是疼的喊了出来。男人脚下不稳,他轻点耳畔然后用俄语汇报着什么,声音低沉。Steve在等待。在男人身后,大约有一码开外,Fuller特工拥有一处绝佳的狙击点。Steve突然点头。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子弹射出的瞬间,苏维埃战士成功躲闪,而steve堪堪蜷起身,子弹几乎贴着头皮滑过。 那个男人转身掷出的小刀没有一丝偏差:小刀径直插入Fuller的两眼中间,和Richardson一样,在倒地之前就已经死去。

之后,苏维埃战士起身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工厂。Steve朝他抛出小刀,但他的手腕比预想中的还要无力,没能射中男人的后背,偏出了半寸多。而男人在门前停留片刻,紧接着便破门而入,消失于深处。

Steve权衡过后决定不再继续追击,转为回到小组里幸存的三名特工身边。他跪在雪地里,从O’Brien手中接过Morrison,他把手按向他的脖颈,试图在最后的最后能止住流淌的鲜血,一切都太迟了。他听到Watkins在用他颤抖的声音向组织汇报。这里已经没有了苏维埃战士的踪迹。

寒风呼啸。

译注:
弹道拳击,又称俄式太极,这里有段教学视频可以感受下……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xMjM2OTg4.html?f=5517855

感谢beta小天使 !!!

2015-03-07 评论-1 热度-15 翻译冬盾无差stucky盾佩
 

评论(1)

热度(15)

©云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