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归  

【冬盾】Jump Into The Burning Zone (记者x消防员AU/Ch.3)

 麦太爆字数小天使所以一起把粗/长一章分成两章了……

冬哥你就再忍一忍!!

老干妈的Slash地区:

Title:Jump Into The Burning Zone

CP:冬盾

记者!Bucky X消防员!Steve

消防队背景与设定参考电视剧《芝加哥烈焰》(顺便安利)

与云太 @云归缱绻 合写!!!是合写!!请把所有的爱都送给 @云归缱绻 !!云太太脑洞太棒了!深不见底!万丈深渊!扩写!beta!帅呆了!


传送门:

Ch.0+1 : http://slashmecca.lofter.com/post/25f29a_5717437

Ch.2: http://slashmecca.lofter.com/post/25f29a_58eb4e5

SY: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49086-1-1.html


CH3.名为Steve的光芒


“不错。”Peggy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Bucky正埋头于他的稿件之中,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移动着。“什么?”

 

“你的初稿,我刚刚看了一遍。”

 

“我还没写完呢。”

 

“我知道,但你已经完成的那些,我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当然我指的是大框和内容,至于你令人费解的语法和奇奇怪怪的比喻就交给校对吧。”Peggy点了点自己的电脑屏幕,“而且,那些配图真是——非常棒。”

 

“谢谢你真挚的评价。”Bucky嘀咕着,摁了几下删除键,删掉一句文不对题的开头。

 

“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吗?”Peggy问。

 

“暂时没有,但也许以后可以一起去……”Bucky的话被打断,Maria踩着她像锥子一样可怕的高跟鞋快步走近。Peggy耸了下肩膀,知趣地缩了回去。

 

“我知道你们在聊天,”主编冷酷的声音适时响起,她停在Bucky办公桌旁边,把几份报纸和杂志扫描件扔在他桌子上,“但鉴于你们恰好有空,跟你们说一下刚才和社长开会的内容……”

 

“哦——饶了我吧。”Bucky呻吟着后仰进椅子里,Maria狠狠瞪着他,但好在他已经习惯了。

 

“你听好了,Barnes。”她说,手指尖没什么耐心地敲在键盘旁边的桌板上,“市场部那边的调研结果出来了,你关于消防队的封面和小专题在这两周持续增长热度,我们甚至准备加印一次,你得知道,上次Chester决定加印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现在很多论坛都在讨论这个,分享自己和消防队的小故事。”

 

“这是好事。”Peggy插嘴道。

 

“这是好事,当然,所以Barnes先生需要把即将展开五期的49消防队专栏报道写得再精彩点,以免我们的销量呈现下滑走势。”Maria用手背比了个向上的手势,“我只想看到调研部的销量图是——这样的。”

 

“等等,”Bucky伸出五根手指,“女士,也许我的耳朵出了问题,五期?上次开会我以为定好了是三期。”

 

“Philips社长很喜欢你昨天递交上去的大纲,”他的主编告诉他,“所以你的专栏被扩到了五期。高兴吧?”

 

然后她便像刚才来的时候那样,“噔噔噔”地快速走掉了。Bucky不可思议地瞪向一直在憋笑的Peggy。

 

“这不是真的。”他喃喃道,然后瞪圆双眼。“她让我写专栏!五期!她不能这么对我!”

 

“她是Maria Hill,所以她有权这么对你。”Peggy似乎被这件事逗得不行。她看见他关上了电脑屏幕,“嘿,你要去哪?”

 

“去消防队,”Bucky认命地说,在衣服兜里摸他的车钥匙,边盯着桌子上的台历,“哦……也许我该告诉自己一个好消息:今天是Steve的轮班。”

 

“哪个Steve?”

 

“封面上的那个。”

 

Peggy的左边眉毛都要挑进刘海里去了。“噢。呃,祝你好运?”

 

“谢谢。”Bucky干巴巴地说。

 

“一个三明治,不要酸黄瓜,多加……”

 

“……多加芝士。我知道了!”Bucky边喊着边关上办公室的玻璃门。

 

***

 

他们现在离对方只有半英尺的距离,膝盖贴着膝盖,Steve周身散发的那股阳光和清香钻进Bucky的鼻孔。Steve的休息室摆上两把扶手椅后就显得有些拥挤,更别提两个高个子蜷缩双腿挤在这儿。Steve有些尴尬地干咳两声,在Bucky的膝盖无意蹭过来的时候缩了缩脑袋。他不习惯和人近距离接触,Bucky看出来了。

 

“怎么?”Bucky憋住偷笑声,用掌心蹭着刚刚随笔记下的记录。

 

“我才发现这地方原来这么小。”

 

“但关上门后足够安静。”Bucky送给他一个微笑。要一个男生来接受这种笑容也许稍稍有些过界,“你还好吗?”

 

“我很好。”Steve清了清嗓子,“我们能继续了吗?”

 

Bucky把录音笔搁在右手边的桌子上,摁下录音键,电子屏幕开始重新计时。“下一个问题,作为一名消防队员,你们是不是经常会遇到布里尔利托管所一样的急案?”

 

“急案?”Steve挑起眉毛,“对于我们来说,每一场救援都是急案。警铃响起后我们都会尽自己的努力去确保受害人的安全。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对工作一视同仁。”

 

“那你们会记得每个出警任务吗?”

 

“嗯……”Steve半闭上眼睛,“你要知道,我们不能把一个案子记太久,死亡是无法避免的,身体的疼痛和失去生命的痛苦来袭的时候你根本无从反抗……”他轻声嘟囔了两句什么,Bucky没听清。

 

“会不会有些家属把伤亡归咎在消防队的头上?”

 

“当然有,几乎每周都有人找来,批评我们没有尽全力。我们还能说什么呢?我们已经在房梁塌下的前一秒撤出危房,搜寻我们所及的每一寸。所以有的时候,‘抱歉’总是无力的,我们只能一遍一遍地重复,然后脑海中闪回过自己放弃时那一刻……”

 

“放弃?”

 

“Fury的撤退命令。”

 

Bucky抿紧嘴唇。“但是你那次没有听从。”

 

“因为我知道我能救下她。”Steve抬高声音,“我估算了塌陷速度,我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确保我们两个都能活着出来。”

 

“但还是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性你们会葬身火海,你知道的吧?”Bucky若有所思地说,“我想Fury不会喜欢你说的这些。”

 

“噢,我可不管。”Steve耸耸肩。

 

“好吧。没关系,也许我可以把它写得委婉一点。”

 

“你并不需要。每个消防队员都会把自己的生命安危放在受害人之后。”

 

“你救出的那个女孩——她的父母有没有对你表现出感激?”

 

Steve笑了。他的笑容很可爱,但他摇了摇头:“并没有,但我们收到了她管家写来的信,指责我们没能及时进行搜救,否则就不会让她肺部吸入那么多颗粒物。”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Bucky的铅笔在桌板上低闷的写字声。他皱眉,而Steve的表情却无波澜。“为什么?我们都知道这并不公平。”

 

“我们不会在有关生命的事情上渴求感恩。”Steve平静地对上他的眼睛,一眨不眨。“更何况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位家长说的没错。”

 

“……所以你们不渴求感恩,而这又是一份需要出生入死的工作——你喜欢这份工作吗,这是一份值得坚守的职位吗?”Bucky就这么看着他,望进这双湛蓝色的眼睛。

 

“当然!我是一名专职消防员,事实上这个消防队百分之八十五以上都是专职消防员。所有能从事这份工作的人都是因为‘喜欢’——”一谈到这个话题, Steve声音都变得轻快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光芒。“并不是‘喜欢’那些奖章、赞誉,或者是某种刺激什么的,而是把遇难者从死神的地盘上拯救出来——你瞧,还有什么事能比生命更可贵?”

 

“我赞同你说得每一个字,Rogers队长。”Bucky低声说。他正忙着把Steve眸子深处点点光亮收入眼底,他脑海里储存的无数华丽辞藻,在此时就像是被水浇灭的熊熊烈火,全部消耗殆尽了。所以他不得不绞尽脑汁,最后只能用这个已经在他的照片标题、致辞和专栏中重复无数次的单词,“英雄,你是个英雄,所有的消防员都是当之无愧的英雄。应该有很多人这样称赞过你们,我想。”

 

“不……这不算什么。”也许是他过于诚恳的表情,Steve缩缩肩膀,像是要把整个结实的身子都塞进椅子里似的——包括他两只笔直的长腿,脸上羞赧的表情一览无遗。“略尽绵力而已*。”

 

“不必谦虚,这始终是个事实。”Bucky严肃地说,在Steve明亮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我们换个轻松点的话题?”Bucky翻了翻手边的几张便签纸,那是编辑社里的同事们帮他想出的题目,“Romanoff小姐是一位女性消防员……根据我的调查,女消防员并不是很常见。”

 

“没错,但是谁也别瞧不起女消防员。”Steve重新把后背靠向椅背,笑着说,“一开始我们从来没和女消防员共事过,也许是有点顾虑,这点我承认。”金发男人举起双手,比划出个投降的姿势。“比如体力和速度……我记得很清楚,Natasha刚作为后备队员来得时候是Sam在负责带他,他在一起任务中让她原地待命,最后Nat举起电锯和千斤顶还是证明了自己,并把我们这些大男人挨个教训了一顿,从那以后没人再对她的存在表示异议,她和现任任何一位男性消防队员都不相上下。”

 

Bucky点头表示赞同。“我相信。起先我只是觉得她是个火辣性感的姑娘,但当我那天看见她毫不费力地举起液压器——”

 

“液压切断器。”

 

“——液压切断器的时候,哇哦,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完全被颠覆了,我只能说自己当初想得太天真。”

 

“嗯哼,而且你得知道,在很多险情的特殊环境下,注定不允许我们这些大块头展开救援,”Steve挠挠头,手臂上隆起一块块肌肉。“所以这时候就需要身形合适的消防队员了。”

 

“娇小却依旧火辣。”Bucky快速说,差点管不住自己的舌头,“消防队总是有这么多这样的人才吗,火辣又能干的人,比如你?”

 

他看见Steve的红晕快速沿着他的侧颈蔓延开来,不由自主地加深了那个微笑。Steve垂下眼睛盯着自己的鞋尖,丰满的下唇被牙齿咬得变了形。有那么一瞬间,Bucky觉得自己真的过界了。这个采访已经难以进行下去,都怪这个办公室太小、太挤,连对方的呼吸声都能听到——

 

Clint在敲办公室门上的玻璃。“Steve,”他嗡里嗡气地说,“Coulson来了,也许你想出来见见他?”

 

“这就来。”Steve如梦初醒般抬起头,“不好意思,Bucky,也许我们的采访得停一停……”

 

“没事。”Bucky挪动手指,推动开关把录音笔关上。Steve站起身的时候左腿不得不挤进自己两腿间的缝隙,他扯了扯衣服因为坐姿而不整的衣服下摆。

 

“我能在这儿呆一会吗?整理一下资料什么的。”

 

“你想呆多久都可以。”Steve说着,走出办公室。他在注意到这个救援队队长有个多么纤细的腰肢和挺翘的臀部的时候,咽了口吐沫,然后把注意力移回手头的稿件。工作总比冰块或者凉水澡有用的多。

 

他把录音笔的那些内容稍作整理,然后把零散的稿件都塞回挎包。他看见Steve正在餐桌边和一个年纪稍大的男人愉快地交谈。Bucky在远处打量了一番那个人,恰巧Clint抱着饼干桶倚在墙边吃零食。“那是谁?”

 

“Coulson神父。”Clint咀嚼着嘴里的饼干渣,“他经常到我们这边来,和Steve是非常好的朋友……也许你应该和Coulson聊聊,没人不愿意和神父说话。”

 

一定是Steve看到Bucky出来了,于是便带着Coulson神父一起走来。“这是Phil Coulson,布鲁克林片区的神父。Phil,这是James Barnes先生,《里海周刊》的摄影记者。”

 

那个神父年纪稍大,头发有些稀疏、发白,但眼角的皱纹也掩盖不了他尖锐的目光。Coulson只是朝Bucky微微点了点头,Bucky就觉得自己已经被整个看穿,但对方只是保持友好的距离并移开目光。

 

“我认得你,Barnes先生。”神父说,“我也算是半个摄影爱好者。”

 

“这是真的,”Clint喊,“他还有个御用模特儿,Steve Rogers。”

 

Coulson冲Clint露出一道足以杀人的目光,而Steve看起来倒是很无所谓:“Bucky也给我照过。我现在得找其他消防员们商量下别的事,冰箱里有喝的,你们别客气。”

 

“那不一样。”Clint和他一同离开,并冲他的背影嘟嘟囔囔。

 

“我知道Steve会是一个非常棒的模特。”Bucky和神父握了握手,“很高兴见到你。”

 

Coulson松开他的右手后淡淡地提了一句:“左肩膀?还是肘关节?”

 

Bucky凝固了。此时此刻他的衬衫还老老实实地套在胳膊上,既没有露出左胳膊的纹身,或者任何一处疤痕。

 

“你是怎么……”

 

“我也当过兵,见过比你们多得多的生老病死。”Coulson用手指比了个圈,“你的肘部关节烙下病根,但其实没有特别严重,很大一部分都是你负面的心理暗示在作祟。在你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左肩在身体摇晃时有点不自然,Steve他们很难注意到,而你一定会跟他们解释这只是你走路习惯的一部分。”

 

Bucky深吸了口气,他不喜欢自己隐藏很久的事被人轻而易举的发现。“我没有什么负面的心理暗示。”Bucky生硬地反驳。

 

Coulson保持微笑。“你如果你想找个人谈谈,我随时都在。Steve他们都有我的电话。很高兴认识你,Barnes先生,我和Fury队长还有个预约,一会儿见。”

 

Bucky不知道自己现在瞪大的眼睛能不能足够表达出自己的困惑,而这位所谓的“神父”像是很满意他的反应、步履轻盈地离开。Bucky自顾自地摇摇头,活动了一下左胳膊,他还天真地以为自己掩盖的足够好。他双手插兜,溜达了几步,就到了消防队员们开会的小会议室。Bucky倚在门廊上站了一会,听着Tony和Steve向同事们传达新一季度的指令,很快便散会了。

 

一解散Steve就笔直地向他走来。

 

“那个Coulson——他真的是神父?”Bucky抱怨似地问,挪开身体给其他人让路。

 

“货真价实的。”Steve的嘴唇抿成薄薄的一条线,“你想知道神父到底是做什么的吗?跟我来。”

 

他们离开大厅,沿着一条光线昏暗的走廊向深处走去。

 

“我知道你没来过这个地方,但也许你想看一看。”Steve声音低沉。他摁亮了壁灯的开关,Bucky一愣,被点亮的墙壁怔得说不出话来。

 

这面墙和他曾参观过的功勋墙很相似,墙壁上挂满了相框和勋章,只不过——这些照片都是灰白色的,相片下的出生年月也被填满。

 

“我们的纪念墙。从49消防队建立起之后所有牺牲的消防员都在这儿。正如你采访所说的那样,我们从事的是一份危险的工作,我们会遇到‘急案’,而有些人不会被上帝垂幸。这里面的大部分人——”他的手指轻轻扫过一排照片,划过他们定格的笑容,“——我也只是有过耳闻,而Coulson几乎认识全部。他最后选择做了一名神父,这是我们都不曾想过的事情,神父需要直面生死,倾听其他人千疮百孔的一生。”

 

Bucky屏住了呼吸,五脏六腑像是被撩起了一把火,一些掺杂着干涩的回忆汹涌袭来。

 

这不是他见过的第一面纪念墙,他回想起自己也不过五六岁的样子,他爸爸的一位相熟的同事在一次出警遭到枪击,黑白色的照片被挂上纪念墙。他记得自己蹲在警署的牺牲警员纪念角里放声大哭,嘴里叫嚷着“我不要爸爸再当警察了。”最后George冲他脑门敲了几下,把他赶了出去。

 

“这就是我们需要神父的原因。每当我们走不出内心黑暗、阴郁的一面时,我们都会找他帮忙,他也负责打理这些事。”Steve冲墙壁挥了挥手。

 

“我理解。”Bucky轻声说,然后他看到并不明亮的橘色灯光照在他们的头顶上,Steve的周身似乎被蒙上一层淡薄的光圈。他就这么站在纪念墙前,站在这些永远凝结的笑容前,陷入久久的沉默。Bucky下意识举起相机快速地拍下几张,直到Steve回身注意到,他才做个手势示意了一下,Steve为他侧身让开。在Bucky无声地翻看自己刚刚拍下的照片时,Steve问:

 

“你还好吗?”

 

“上一次我站在纪念墙旁边的时候,一位我从小熟悉的人被挂了上去。”Bucky深吸了一口气,“我大概不太会接受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登上这面墙。”

 

“我也是。”Steve柔声说。“谢谢你。”

 

Steve的身体前倾,似乎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给Bucky一个安慰性的拥抱。警铃响了——而警铃总是响得这么令人措手不及。Steve马上和他拉开距离。

 

49号消防队,42号云梯车,5号抢险车,74号救护车——

 

“我们得走了。”Steve微微皱眉,立马换上那副Bucky最为熟悉的面孔,进入了工作模式。

 

“我能跟你们一起去吗?我正好可以在救援中取材……我保证不会给你们添乱。”Bucky抓住他的胳膊快步跟在Steve的身旁问。

 

他们对视了一会,Bucky不停在心里祈祷着“求你,求你。”这次出警至关重要,要知道他已经快没什么内容好塞进专栏,而且,他实在想再看到Steve穿上消防队服的样子。

 

Steve思考片刻,最后还是绽放了一个笑容:“你准备好跟随救援队队长去赴汤蹈火了吗?**” 


TBC

注释:

皆为引用《美国队长:复仇者先锋》原台词:
*Just doing what needed to be done.
*You ready to follow Captain America into the jowls of death?

老干妈语:感谢大家能一直看到现在,,,好感动
云归语:对不起冬哥又往后墨迹了回头一定给你补顿好吃的TUT

评论(2)

热度(96)

©云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