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归  

【翻译】【冬盾】Seasons Change (Gifts续篇,ABO,Mpreg醒目)


前作 《Gifts》
译者:CliatDW

SY: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38947-1-1.html

- - - -
Chapter 1: October
第一章 十月

- - - -

Grosskirchhei, 奥地利

他最厌恶的事物莫过于睡眠。每当夜幕降临,阴影笼罩大地后,随之而来的是过去的回忆闯入他的梦境,潜伏于心灵深处,梦魇丛生,他记不清,那些画面他也看不清。

但是声音和感觉…… 他能记起。尖叫,恐惧,痛苦。

任务顺利完成。

但是这次不同。上一次他来到奥地利时(他清晰的记得)这里的景色已经被战争所摧毁。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困在黑与白之间:肮脏的雪上满是重型机械和车辆碾压而过的痕迹。在那时他知道这里本应是一座郊外的小城镇,但已经很难看出她原先的模样。

如今这里是一片田园风光:在茫茫雪山与闪耀着荧光的河流映衬之下,是一片蔓延的绿色草地与连绵起伏的丘陵。即便是在十月份这里仍然生机盎然,鲜艳的色彩与生命力仿佛从他灰色阴暗的世界里破茧而出。

当Barton降落在他身边时,Bucky一动不动,正熟练的操作GPS装置。他剩下一只耳塞,早些时候还与Fury通过话,另一只垂下来挂在他的外套上。

“Fury认为有一处废弃的基地,距离这几英里。”Barton说。

废弃的基地。可能几乎他的年纪一样古老:这里已经不再是一座基地了。或许以前是为科学家在后方做研究而设立,但在这之后似乎再没人来过这里。他们为什么而感到不安?他们为何要被迫远离他乡?他险些就脱口问出这些问题了,但他忍住冲动,垂下目光远眺城镇时,他什么也没说。

他们的吉普车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平稳的行驶在蜿蜒的道路上,平凡到不会立即暴露出蛛丝马迹。Barton甚至还在后座上扔了六间行李,增添几分迷惑性。

Barton瞥一眼小镇再转头看向Bucky。“你认得这吗?”

“不。”这是个诚实的答案,因为的确没有任何能回想起的景象,没有任何熟悉的事物,但是——

那边有一个婴儿。在这种距离下他只能辨识出这个事实,即使他不知道这个孩子的任何特征或者是年龄,但这的确吸引了走他的注意力。Barton耐心地等待片刻Bucky才猛然收回目光,然后突然站起身,为自己的失神而感到些许恍惚。“你知道基地的方位吗?”Bucky大步走向吉普车时这样问道。

Barton点点头。

————

 
 
当夕阳逐渐从天空消逝之时,他们接近了这座基地的废址。以前这里一定是一座占地庞大的基地:可能是一座工厂,或者大型仓库。火焰自中心迸发而出,将这里吞噬殆尽,只留下一片破败不堪的废墟。 
 
“Fury认为真正的基地在地下。”Barton举着电话关上车门。他绕到车后,砰的一声打开装备。“你需要什么?” 
 
Bucky瞥了眼后方的武器,从中挑出熟悉的P220和几把小刀。 
 
“你确定它们能跟你的装备搭配使用?”Barton一边问着一边将剩下的几把武器收进包里。Bucky勉强赞同了他的举动,因为这能阻止他们在意外情况下滥杀敌人。 
 
Bucky朝他露出个一本正经的笑容。 
 
与一个并不信任的人并肩作战,从来都不是困扰。一直以来真正让他感到舒适的是他总能做到最好,以及接到合适的指令。除去任务再无其他,而如果刺客们这点道理都不懂,那他们则会被无情淘汰。 
 
如今……如今他还没能完全搞清状况,而他痛恨这点。Barton,普遍看来是一个好人,Bucky观察他许久也得知他是名精英射手。他也是Steve那边的小队成员,尽管团队中还存在一些问题。 
 
全副武装完毕,Barton率先走向废墟,Bucky随后跟上。Barton打头阵而Bucky殿后,习惯性顾全后路—— 
 
熟悉的视野。 
 
眼前的世界逐渐消失转而被一面墙所取代,到处是乌黑而肮脏的垃圾,鲜血,污泥和霉菌。唯一令他没那么反感压抑的是一扇小小的窗户。他看到自己的手指,仍然鲜活的两只手掌紧紧扒住窗台边沿,掌心之下是冰冷的金属触感,而他只想呼吸到新鲜的空气,看一眼外面的世界。 
 
痛苦地望向自由。 
 
“Barnes?” 
 
回过身,Bucky摇摇头,闭紧嘴重新集中精力,即使他的心思依然游荡在外。 
 
他以前来过这。在成为冬兵前就来过这,在他坠落之前……他曾经被人抓住过? 
 
而唯一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只有Steve。 
 

————

 
 
位于地下的基地已经被摧毁了。破旧的实验室,牢笼里仍存有森森白骨,很久没人使用过这里了。尸体上没有任何可以辨识出的ID信息。旁边有一些空白的笔记本,档案柜后散落着一些纸张,但上面只有些毫无价值的文字。 
 
Barton看上去并不惊讶。 
 
对面的一架铁笼刮蹭到墙壁,刮痕已经模糊不清,很可能在最初时没留下这么深的痕迹。参差不齐的划痕拼写出“h-e-l”。 
 
“我们为什么在这?”Bucky凝视着这几个字母。 
 
“你真的没认出这里?” 
 
没有。除了某些视野。 
 
“你曾经是这的一名囚犯。兵工厂被炸毁了,但这里……这里存留了下来,并且又多添了几间。” 
 
这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但一句简单的解释闪现过片段记忆。他盯着那副骨架,手穿过栏杆思索着自己是否认识这个男人。 
 
“但这仍不能解释我们为什么在这。”他粗声粗气地说。 
 
Barton偏过头双手撑在桌面。“九头蛇是未知的。冬日战士也一样。追查其中一个,我们就能查清另外一个。” 
 
这个主意多少令人感到不安。 
 
“你失去了记忆,”Barton补充道,“当Fury追查Hydra时我们就来追查你。这里是……这里是你开始的地方。” 
 
是吗?“我被人从这里救走?” 
 
“是Steve,”Barton说,目光平稳地看向他。“Steve救了你。那是他完成的第一个任务。他违抗命令救出你,救出其他和你一样被关在这里的人。他拯救了许多人的性命。” 
 
“我不记得了,”Bucky这样说道,因为他的确记不起任何事。但是那座楼梯…… 
 
那副景象,他还记得。 
 

————

 
 
 
1943年 
 
“有人在等你吗?”Gabe颤抖着环抱自己的手臂。“在家乡有人等你吗?” 
 
Steve不该在此时闯入他的脑海之中。家,他在内心咆哮。这是他所拥有的一切。 
这可能就是他所拥有的一切。 
 
Bucky摇摇头。“我是个Alpha,”他说,疲于敷衍或是隐瞒。Gabe微微睁大双眼但什么也没说。 
 
“有人在等我,”Gabe过了一会又开口说道。“我答应她一定会回去。” 
 
Bucky闭上眼睛,纵容自己陷入短暂的脆弱,他想象自己会和一个金发纤瘦的人组成家庭,而这个人有着世界上其他人都没机会发现的倔脾气。孩子们脸都模糊不清,但他可以用毯子将他们包裹,躲藏于世界的背后。他们生活在一处坚固的居所,他有能力保护每一个人的安全。 
 

————

 
 
“军火工厂?”Steve快速问道,通话信号稳定Bucky可以听到他之后的提问。“为什么?” 
 
“这里曾经发生过火灾,”Bucky忽略了他的问题并且试着不再提及。毫无疑问的是,Barton在倾听他们的对话,而此时最不合时宜的就是他还需要去确认Bucky……故地重游是否带来了一部分影响。 
 
长时间的停顿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叹息。“你想问我什么,Buck?” 
 
他真的不知道该问什么。“我……”他茫然的看向树木和天空中的圆月。“我……我记起一些事情。” 
 
“作为开端这不是一段美好的回忆,”Steve平静地说。Bucky依稀听到一些吮吸和移动的声响:听上去像是布料摩擦的声音。 
 
在几个月以前Steve就怀孕了,Bucky并不想记起这点。他不想深入思考是因为……嗯…… 
 
这意味着太多。 
 
“我们以前不是一对儿。”Bucky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将电话在耳朵上压得更紧。 
 
又是一阵长时间的寂静。“当时不是,”Steve谨慎答道。 
 
“在战争期间结合是愚蠢的而且会危及到任务。” 
 
“是的,”不知为何Steve听上去有些紧张。“我明白这点。”(Got that message) 
 
Bucky甚至不知道这话见鬼的是什么意思。他挣扎着要去结束这通基本上毫无意义的电话,但是在此之前—— 
 
“她还好?” 
 
这让他的声音产生一丝变化,语气和口音都变了,他痛恨这点,但是……他没法不去问。 
 
“总是饿,”Steve的声音同样柔软。“她像你一样能吃。”他在言辞间似乎有些犹豫。“她总是观察身边的人。” 
 
Bucky合上双眼。“她安全吗?” 
 
“始终安全,”回答他的声音坚定无比。 
 

————

 
 
纽约 
 
沙袋在他的拳头下摇摇欲坠。一次又一次,Steve的拳头都用上足够的力量,如果沙袋随时被击飞他完全不会感到意外。 
 
这可能是他理应承受的。其他人也已经放弃了。 
 
在健身房的角落,Summer坐在Tony买的小儿童椅里,因为显然没能拥有各种类型的物件对他个人来说是种侮辱。由于之前的午睡她的头发服帖着额头,她爸爸觉得需要打上一整天的沙袋,对此她似乎看的十分入迷。 
 
他需要恢复体型。恢复到正常状态。而失去了Natasha的陪伴变得异常艰难,而Clint和Bucky也销声匿迹了好一阵子了。 
 
Bucky。 
 
Steve停顿片刻,沙袋随之静止不动,他望向门口。嫉妒自己的女儿太愚蠢了,因为她能让Bucky说话间换回布鲁克林的口音,他的声音变得温柔且含有一丝怜悯。 
 
Bucky回忆起他和Zola的一些片段。或许是第一次,再或者是—— 
 
Steve又一次挥出拳,没有太控制力道的拳头再次将沙袋击飞出去。 
 
他开始回忆起所有该死的一切。 
 
“我得给你寄张账单了,”Tony嘀咕着穿过房间。 
 
Steve一声不吭地弯腰捡起下一个沙袋。 
 
“Pepper很生气,”Tony见Steve忽视了他于是继续说。“我需要让Summer去分散她的注意力。” 
 
“我的女儿不是用来为你逃脱那些愚蠢的困境的。”Steve叹口气。 
 
“但她着实有效,”Tony争辩的同时缓慢靠近。“而你也能得到一位免费的保姆所以……实际上我应该把这点列入计划清单。” 
 
“这能让你闭嘴吗?” 
 
“似乎不太可能。”Tony想了一会才开口答道。 
 
Steve摇摇头,然后看向Summer,她好奇的望着他们,嘴里含着几根手指。 
 
他转而点点头,注定得去接受这些。 
 
去接受帮助。 
 
=TBC= 


其实队长在用孩子委婉地表达想孩儿他爹了…………心疼TAT

2014-10-02 评论-2 热度-62 翻译冬盾ABOMpreg

评论(2)

热度(62)

©云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