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归  

【翻译】【冬盾】More Man than You 第八章

More Man than You  第八章


前7章链接: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

SY完整版


Steve的计划中有一个问题,就是在禁酒令之后黑帮丧失了一部分原则,而他和Bucky都对此避而不谈。当他们还小的时候情况已经足够糟糕,而在禁酒令之后地盘纷争更是愈演愈烈,集团犯罪变得更为凶残、更为隐蔽。在两年或者更早以前,Bucky和一帮人替黑帮卖命,但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不是死了就是被打入监狱,那会他在赌博或者打拳击认识的黑帮成员都与他逐渐疏远。犹太人和意大利佬走的越来越近,这说的通,但这也令Steve陷害Duke的计划近乎变成了一种奢望,难以实现。

距离他们第一次谈及此事已经过去一个月,杂货店老板的女儿住进医院。从理发店传出的小道消息称,她是被人强暴了,但她不敢报警,她的父母为逃避流言蜚语,也打算在她好起来之后给她送到远亲家。不难看出她的父母就是怕她被搞大了肚子。Steve认识这个女孩,她叫Cecelia,既年轻又漂亮,但和被Duke杀掉的同志男孩没有相似之处。Steve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需要去确认。

“Steve,不要去。Cecelia已经够惨了。”Bucky听Steve说完他的想法之后,一边喝着啤酒提出否决。

“我们需要确认,Bucky。我需要和她谈谈。”

“不,我再说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不行!”Bucky的手掌猛然朝Steve的后背拍去,把他重新压回到椅子上。

“那好。你在这待着,我马上回来。”Steve挣扎着再度站起身。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见鬼的,Steve,你真是个冲动的白痴。给我回来!”Bucky甩下最后一杯啤酒,快步跟上Steve离开酒吧。在走向医院的途中他一直抓着Steve不放。“你真的疯了,知道吗?不要去!别去!”

Steve一把推开他,再挥开他的手。“你不必来帮忙!”

“我当然要帮!因为你总是不知好歹!每次都是你先闯祸,Rogers,然后再指望我来替你收拾烂摊子。”

“我没指望你来帮我,你只是一直陪在我身边。我能照顾好自己。”Steve深吸口气,大步向前走去,试图让自己的肺部能正常运作。他想,哮喘发作也罢,至少也要等他到了医院再说。

“噢,该死的,Steve。见鬼!好吧!好!”在Steve几乎喘不上气时Bucky不住轻拍着他的后背。“冷静下来。呼吸。我们一起去医院问清楚。然后当咱俩被逮捕时,记得让我去顶罪,好吗?”Bucky露出一个听天由命的微笑。

Steve深深吸入一口气。“我们不会……不会被逮捕。继续走吧。”

他们来到医院,泰然自若的来到位于三楼的女子病房。当他们靠近护士咨询台时,Steve制定的计划,比如说是,由Bucky运用魅力向护士套话的同时Steve在旁边气喘吁吁地呼吸。在大部分计划中都指望Bucky施展他甜言蜜语的功力,这招屡试不爽, Steve艰难的呼吸着只为突显出Bucky,护士赶紧打发走了他们(她一直紧皱眉头),他们成功得到了想要的信息。

“327号。去探访她是侵犯了私人空间,而且这很轻率。她的家人也可能在那,你知道的。”

“不会,周六的杂货店一向忙碌。没有Cecelia的帮忙他爸爸需要别人去帮他。”

“老兄,你想的可真周到。”Bucky苦着脸。

“坚持到底,小鬼,我们就快成功了*。(we’ll go places)”

Bucky忍不住翻个白眼,接着他们来到房间前。“是啊,到了臭烘烘的病房。”

Steve伸出手扶住把手。“在这待着,帮我望风。如果有人来了,就装作是你给我带错了房间。我来这是为了探望我的姐姐,但咱们走错地方了。”

“这不难,因为我们确实走错了地方。”在Steve进入病房后,Bucky低声嘀咕。

Steve推开沉重的房门走进这间病房。这里很小,可能比一间壁橱大不了多少,不过至少还有一扇窗户可以通风换气。

“Cecelia?”

“Steve?”女孩从书中抬起头,用她又大又圆的眼睛望去,但其中一只眼睛肿起一个大大的青色鼓包。她面容苍白,胳膊上布满瘀伤,有一些看上去像是手指留下的抓痕。“Steve Rogers?你来这干什么?”

“实际上我也不想这样,但我来这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她的面色更加苍白。“你该离开这。”

“不,不。听我说,我只想知道是不是Duke干的。”

“我该说的都和警察说过了。出去。”她合上书,不再看他。

“Cecelia。我不是警察,我不在乎那些警察。我只关心Duke是否在伤害我们身边的人。”

“就好像你能阻止他似的?那些警察甚至连问都不问!他们知道是谁做的!我告诉了他们!但是他们毫不在乎!”他的*(译注:原文是He,但根据上下文应该是her,“她的声音”,怀疑是作者笔误)音调陡然升高。

“我知道他们会这样,我知道!老天,Cecelia,冷静下来。我一直都在光顾你爸爸的杂货店,拜托你,相信我!”

她撅起嘴,但至少重新看向他了。

“我不需要了解他都做了什么。我也不想知道是如何发生的。我只想确认是不是他干的,Cecelia。”

她点点头。“正如我所说,我告诉警察犯人就是他。但无济于事。可确实是Duke,就是他!”她的眼中溢出泪水,Steve为此不安地换个站立的姿势。

“我知道,我相信你。我以前也见过他伤害其他人。”

她的眼中饱含愤怒。“你能阻止他吗?”

Steve叹口气。“说实话?也许不能。但我和Bucky就是为此事而来。我们知道那些黑帮出没于每一间酒吧,他们还在城镇里开赌场,而警察们都收过贿赂所以才视而不见。至于现在?必须得有人去制止他的恶行。必须得去阻止他。”

“他不会停手,除非他死了。”她愤恨说道。

Steve稍显畏缩。“那个,我们不是那种人。我有个想法,或许不会成功。但的确是个主意。不会杀死他但也许能把他撵出城。”

她看上去想说些什么,但是没有说出口。稍待片刻,她再度尝试开口。“如果能帮上忙的话,我想来帮助你。”

“我听说你家要把你送到远亲家。”

她交叠双臂。黑色的双眼和那些瘀伤让它看上去就像是个小女孩在拙劣的模仿成年人。这令Steve如鲠在喉。她摇摇头。“不。我哪也不去。我长在布鲁克林,我不会离开。我不会因为那个垃圾就让家里把我轰走。”

Steve耸耸肩。“我觉得你帮不上忙。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来找你。”

“最好如此,Steve Rogers。”

“我们会竭尽所能阻止他,Cecelia。但别指望奇迹。”

她眯起双眼。“你身边还有那个叫Barnes的男孩,对吗?”

Steve再次耸肩。“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她换上一副审视和思索的表情。“好吧,就是别让自己陷入另一场麻烦,你搞不定他。”

“这不在我的计划内,相信我。至少不在这次的计划里。”他露出微笑。

她点点头,眼睛再度充盈着泪水。Steve匆忙道了别,在她流下泪水前走出病房,他深知他并不擅长应对这种状况。

Bucky打量着他。“没有甜头的时候你倒是能和女人聊的开了。”(“You sure talk smart with the ladies when it doesn’t do you any good.”)

Steve轻拍他的手臂,迈步穿过走廊。“她只个孩子,多大来着,14岁?而且她还被人伤害过。”

“是啊。我刚偷看了一眼。那混蛋太过分了。我不知道我们能做什么,Steve,但我想做点什么。”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Barnes家男人该说的话。”

Bucky伸手拍一把他的后脑勺,Steve暗中偷笑。对于Cecelia的经历Steve很是愤怒,但他很高兴能有机会和她聊到此事。这证实他和Bucky说的关于Duke的猜测是正确的,而且这意味着,无论怎样他们将Duke赶出城都是天经地义的事。


这个计划得要Bucky去和一个跑腿的家伙套近乎,那个孩子可能会给提供Bucky一些内部消息。但问题是,Bucky仍处于“外围”,当他去吹捧他们时他们不会透露太多内幕。有个意大利佬问他是否感兴趣成为“完人”*(made man),Bucky即刻便回绝了。另外危险的一点是,如果Steve和Bucky用某种方式安排了一次冲突,Duke很有可能就此伤害、甚至是杀害那个小喽啰。他们又回到一周前的原点,试图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直到Steve在下一个周六到来之际,去了一趟杂货铺。

“Steve Rogers!真高兴能见到你!”Cecelia捡起一罐豆子欢快地朝他打招呼。

“呃,谢谢?”他看向站在柜台后的Cecelia的父亲,他正用防备的目光注视着他们。你还好吗?

“好多了!我一直希望能见你一面。”她的父亲就站在她的背后,她给Steve使使眼色。

“噢!是的!我也很高兴见到你?”Steve笑了笑。

“来杯苏打水吗?”

“当然,好的。这太棒了。”Steve顺而答道,跟随她一同走向小店铺的后方。

她把桔子汽水递给他。“Duke的事儿如何了?”她低声问。

Steve一手拿着汽水,笑着点点头,就好像这是他经历过的最美好的事情。“我说不好,我们试着设一个局,但不能让黑帮参与进来。这并非易事。但我们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她抓起一罐咖啡,就好像在向他兜售咖啡。“我或许能帮上忙。”
Steve怀疑地接过咖啡。“Cecelia——”

“相信我!”她指着咖啡,身体微微前,再度低语。“让Barnes周一下午过来。那时我就知道能不能帮上忙了!”

Steve皱起眉但还是把咖啡放进包里。“好吧。”

她露出笑容然后走回到她的父亲身边,显然对于任何一个和她有交流的人他都会感到不快,(她的脸上仍留有瘀伤,所以每个人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Cecelia留在柜台里,刚好站在她父亲的视线范围外,此时她的表情便充满了阴暗与愤怒。Steve竭尽所能朝他父亲展现出最人畜无害的笑容,为购买的食物和额外多出来一罐的咖啡付过钱之后,他离开了杂货店。

Bucky要为一场拳击赛做准备,所以他们只有在常去的餐厅里一同享用晚餐时才有机会碰面,但与以往不同的是Ann(Bucky女友)没有出现。而当Steve将在杂货店发生的事情告诉Bucky之后,Bucky耸耸肩。

“每个人都去那买东西。她能认识我没法接触到的人。而在酒吧里谁都认识我,知道我以前为谁跑腿,也知道我现在不为谁卖命。我就是处于阶梯中底层的人,只是个拳击手,偶尔客串一回保镖。她也许可以成为我们需要的‘内部人士’。”

Steve冲他的奶酪三明治皱起眉头。“我不喜欢这个主意。”

“Steve,做这种事情就像是团队合作。只靠咱俩自己是无法成功的。Cecelia是个孩子,但她的斗志旺盛,而且她也乐于参与进来。”

“说的跟你以前干过这种事儿似的。”

“你知道我没有。但我观察那些黑帮太久了:他们弱势是因为老大比任何人渣都要聪明。强大是因为每个人都在为同一个目标奋斗,因为黑帮头目让每个人都参与进其中,这样他们就能遵守他制定的游戏规则。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The wild cards don’t last)。要么全盘出局,要么全部吸收。”

“你把这些黑帮说的像是Amazing Stories*里的科幻故事一样。”Steve皱了皱鼻子,脑海中浮现出一点有关H.P. Lovecraft*的故事。

Bucky思索片刻,赞同点头。“老实讲,我觉得他们确实是。”

Steve笑着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点餐上,尽管他并没有什么食欲。如今只能等到周一看看Cecelia能提供什么帮助,而在此之前,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 TBC=

原作注:
历史注释:在1930s城市中有很多小型的,家庭式的杂货店—大型连锁经营店还没有诞生。而在1936年后,“杂货店”更多的被称之为“干货店”:他们贩卖面粉、咖啡、烟草、罐头食品、汽水等等。农产品、烘焙食物和肉类产品通常会分布于农产品商贩、面包店、和肉店之中。

说真的,那会的购物听起来可真累人:P

= = = =

译注:
1)We'll go places:直译“为我们就快到了”,但实则为“快成功了。”后面Bucky是在不耐烦的吐槽豆芽菜- -||

2)怀疑作者手抖了。应该是“Her”不是“He”。

3)made man:又称“a man of honour”。直译为“完人”,或是“荣誉的男人”。代指初入黑帮的成员。

4)The wild cards don’t last:直译为“百搭牌不会留到最后才出”。“百搭牌”类似于中国扑克牌中的大、小王(我们这叫大猫儿小猫儿^-^)。根据上下文理解,意译为“亘古不变的道理”。如果能有GN来帮忙理解这句话就再好不过了。

5)Amazing Stories:=口=搜了一下竟然没有原作的中文资料……就是1926年由Hugo Gernsback的Experimenter出版社创办的一本科学幻想杂志,是美国诞生的第一本这种科学幻想类的杂志。【【1985年由斯皮尔伯格改编成了电视剧】】

6)H.P. Lovecraft: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是被誉为“现代恐怖小说之父”的著名美国小说家,其影响最深远的大作为所谓的“Cthulhu”系列,历来续写者如过江之鲫,其中更不乏知名作家,斯蒂芬金(《闪灵》)、约翰卡朋特(《战栗黑洞》)、劳勃格洛区(《精神病患者》)、克里夫巴克(《猛鬼追魂》)以及安妮赖斯(《访问吸血鬼》)等恐怖小说都从他的作品中汲取到了灵感。勒福克拉福的最大贡献在于把旧式的恐怖小说提升到形而上的“宇宙恐怖”(Cosmic terror)的层次,反复阐述这样的主题思想:“人类及其引以                     自豪的文明、科技、情感、智慧,甚至是自身的存在等,在浩瀚无边的宇宙中如此渺小、微不足道且毫无意义或作用——这才是最恐怖的。】】——by时光网


倒地,注释比正文还难搞


2014-09-29 热度-22 冬盾翻译正剧写实向

评论

热度(22)

©云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