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归  

【翻译】【冬盾】Кем ты был 你是谁 (ABO,双A,完)

感谢@缄默的情人 ,依旧是来自这位冬盾小天使的推荐。

感谢来自灰灰的ABO的技术支援,ABO的世界真是太深奥了TVT 给自己抹一把心塞泪。
SY:http://www.mtslash.com/thread-122376-1-1.html

Кем ты был
你是谁
原作:Belladonna_Q
译者:云归缱绻

 
 
 
简介: 
“他是我的Alpha伴侣。”他平静开口,但没敢看她一眼。 
“你就是Alpha,Steve。”又是个预料之中的回答。平淡的语气,仅仅在陈述一个事实。他无法区分这是一份祝福还是一种诅咒。 
“并非永远都是。”Steve依旧平静地说道。 

- - - 
 
 
正文: 
这里终于回归于平静,Steve深吸一口气,胸腔随之微微起伏。他透过玻璃专注的注视向前方。手指掠过墙面的边缘直至平滑的玻璃窗上。他说服自己今天仅仅是做一次实地检查,确保这里的玻璃足够结实抗震。但他很了解自己。 
“Rogers。”他收回手,当他转身面对站在门口的Natasha时,先天的机敏反应使他撤回的速度不至于那么快,也不会显得过于突兀。 
  她原本光鲜靓丽的红色卷发,如今却散落在美丽的面庞两侧以及颈部支架周围,毫无生气,在她的额头附近还留有黑色的缝补痕迹。她站立的姿势向一侧倾斜,就好像只有一条腿在支撑身体。她看上去似乎经历了一场恶战,十分疲惫。 
她笑的很勉强,Steve知道她一定是伤到了嘴唇。 
他们一同走向前,而当她走向他时,他注意到她的右腿有些弯曲,但对此他没有多说什么。 
 
“他怎么样?”当她作为支撑靠向他时,他开口问道。 
“仍处于昏迷状态。最后那一下本该把他的头盖骨都打碎了,但他很……你知道的,他某方面有点像你,死不了。多亏高效的治愈能力,他头上的肿块这几天就能消下去了,或许能比他们想象的更快。” 
“他就像是一只困兽。”这句话并非怀有恶意,Natasha偏过头。 
“他差点杀了我们,Steve……” 
“我只是需要一个……能和他谈谈的机会。如果我能,我觉得我能让他回想起来一切。” 
“你瞧,我知道他曾经是你的朋友,我们都知道这点,好吗?但他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了。我在场,Rogers,你试图和他说些什么,但他却一直没停过手。” 
他咬牙低下头,手紧攥成拳,双臂支在窗台上,拇指沿金属边缘划过。他能感觉到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我需要进到这间房间,单独和他待会。” 
“他现在还没有恢复意识。” 
“我可以等。”他甚至想朝她怒吼,一瞬间的怒火与强烈的急躁感冲击向他的思绪。喉咙艰难地哽噎滚动,他将负面情绪收回心底。 
“他不只是朋友。”他缓慢说道,Natasha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视线锁定在他的脸上,透过玻璃的反射与他的目光相对。 
“那他是你的什么人?”她的语调几乎没有变化,仅仅是作为一名探员在收集情报,而这再一次挑起了他的怒火。“我可以想办法让你进去,但你得和我谈谈。” 
嘴唇抿成一条直线,Steve持续凝视向前方:那该死的白色束带和金属栏杆将Bucky死死钉在床上。 
“你曾对Wilson说你信任我。”他最终还是深深地看向她。“你现在仍可以信任我。” 
 
他突然被愧疚所淹没,仅仅在这一瞬间。因为她步履蹒跚,因为她的瘀伤,因为她身体的残缺,都归咎于——— 
 
 
“他是我的Alpha伴侣。”他平静开口,但没敢看她一眼。 
“你就是Alpha,Steve。”又是个预料之中的回答。平淡的语气,仅仅在陈述一个事实。他无法区分这是一份祝福还是一种诅咒。 
“并非永远都是。”Steve依旧平静地说道。 
 
 
Natasha没有动,紧接着一个念头突然在她的眼前闪现而过。 
“是 血清。” 
“对。”他转而靠向玻璃台前,“但我没指望你能理解这些。” 
“恰恰相反。”她的声线终于有了一丝起伏,他转过身,带着些许惊讶。“我完全可以理解,那些苏联人————”说道这,她稍作停顿。 
“他们……” 
“是的,他们拿我做实验,没错。”她终于开口说道,交叉起双臂时她收回下颔。看着她身上的淤肿和受伤的肋骨,他几乎能想象到这会有多疼,但她却仍显得若无其事。“他们想要一个完美的杀手。完美的间谍。所以一名女性Beta似乎……”她顿了顿,“过于羸弱、卑劣、以及普通。毫无疑问的,我不是他们最终的目标。” 
 
“但总有些事情难以预料。比如我。” 
 
“对他们来说,我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成功案例。但是苏联实验却使我的身体无法繁衍后代。”她的双眸是黑色的,就像是锃亮的宝石,即使Steve表示理解地点点头,她的目光依旧令人胆战心惊,难以琢磨。 
“你是个Alpha。一名女性Alpha。”他澄清道,而她只是抿了抿嘴。“但是……我却没有……” 
“识别出我?”她伤感一笑,随意向后退了一步。“这就对了,Rogers。我专门被训练成如此,以完成那些秘密任务。”他本希望她能更详细地解释清楚,但她却向后撤的更为遥远,他们陷入了无限的沉默之中。 
 
 
 
“请让我进入这间房间。我需要……仅仅是靠近他就好,我就能帮上忙。” 
“帮你还是帮他?” 
“帮我们。所以……拜托你。” 
她看向玻璃窗,最后叹了口气。 
 
 
 
他现在所能做的只有不去拆开那些用于捆绑的皮带和带扣。,他抬头看向悬挂在角落的监控摄像机,它闪了两下之后便被关闭了,Natasha答应他会保有绝对的隐私。 
 
他走向床边,细微的宛如灰尘的思绪逐渐涌入内心。他用脚将那把孤零零的铁椅子勾到身边,他紧靠着病床坐下。 
眼前的画面是可怖的。Bucky,他的Bucky,被束带紧紧束缚着,就像是一只被抓住然后绑起来的杂交狗。就好像他根本不配得到一丝的关心与尊重。 
 
疯狂的怒吼在他身体中咆哮,他甚至想去报复对Bucky做出这种事的人,无论是谁。这种强烈的愿望比他在战场上所体会到的还要深刻。 
 
是他造成的这一切。 
 
他在山峦间失去了他。 
 
他在高桥上失去了他。 
 
他伸出手,指腹轻轻划过白色的床单,留下一道途径的痕迹。 
 
“嘿,Buck。”他轻声说,望向他规律起伏的胸膛。他扯出一个微小而悲伤的笑容。“嘿,快醒醒。你现在没事了,Bucky。你很安全,没人会再伤害你了。” 
 
他想去触碰他的皮肤,但他却犹豫的令人发狂。哪怕只是温柔的、不带半分伤害地去触摸Bucky,他也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就像几个小时前在华盛顿大街上时一样。即使这些无菌毛毯被消毒过的气味很重,但属于Bucky的气息仍然穿透而出,如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控制住不让自己埋进床单,蜷曲在他的伴侣身旁。 就像是很多年前一样,那些逗弄的推搡,开怀大笑,分享彼此的气息和玩笑般的亲吻。 
 
他的心很疼。 
 
“对不起。”他凝视着那些充满光泽的铁质器具。“对不起。”他的目光掠过Bucky的面庞,然后僵在原处。 
 
冰冷的,犹如金属般的视线几乎穿透他,充满警惕,且静止不动。 
 
“Buck————” 
 
他被用力地抓住了。Bucky的左臂——何时挣脱开的?——紧紧攥住他的小臂。他本能的试图挣脱,但金属手臂将他牢牢掌控,眼前的Alpha试图坐起身,在束缚中不断挣扎。 
 
直到他反应过来,用左手抓住Bucky的左臂,设法去解开束带。扯掉那些,所有的束缚。 
 
Bucky咆哮着,刺耳的怒吼仿佛穿透过Steve的灵魂。让他的膝盖都不禁发软。就像是回到了20年代。像是回到了曼哈顿。回到了过去的时光。 
 
“Bucky,停下。快停下。是我,看清了吗?”他绝望地请求道,拼命抑制住反击的本能,避免带来更多伤害。 
 
是那副面具。 
 
这让他想到场激战。在大桥上,在街上,黑色的面具遮住了属于他的Alpha的半张面庞,阻止他察觉到他的气息。假设他还能察觉到的话。 
 
挣扎于对Alpha伴侣发起攻击的战斗本能,他自我控制的时间足够久到被拉到床上,慌乱间他的腰撞上了对方的肋骨。 
 
一瞬间,他被拽的俯下身的同时传来织物被撕碎的声音,他的手腕被死死压住。这张床对于两个成年Alpha来说过于窄小,根本称不上舒适,但Bucky在被从束缚中解放出后就坐了起来。他翻过身,仅用一只手臂将Steve钉在金属栏杆之间。Bucky压制他的上方,目不转睛地看向Steve,这比从后背和手腕上传递来的金属束缚更令他感到紧张。 
 
“Bucky。”他小心翼翼地喊他,但这时对方的鼻子在他的胸前嗅着什么,而在这之后,奇迹般的———Steve不由得感谢上帝——Bucky并没有选择进行攻击。他深呼吸,湿热的喘息似乎点燃了Steve的身体,在亲昵的行为间他的下体逐渐隆起出弧度。 
 
这是一声兴奋的咆哮,他睁开双眼,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曾闭上了眼睛。他的下巴拂过他的胸膛,紧绷的身体仍处于战斗状态,但Alpha信息素在他的体内逐渐降低,他本不是温顺的,但一个Omega伴侣会让Bucky更感到满意。 
 
他的喉咙发痒,而在几十年前,被Bucky标记过的右侧位置也感到一丝刺痛。它一直存在,也足够令其他Alpha感到好奇。紧接着,从眼前这名士兵的胸腔中又发出一声困惑的咆哮。 
然而无法确定的是,自从转化之后,他对自己的战斗本能仍感到陌生,Steve抬起下巴,将喉咙呈现给对方,并强迫自己尽可能地放松下来。 
 
他因自抑行为近乎颤抖起来,但在几秒之后颤抖逐渐放缓,对方的鼻尖在他身上嗅着什么的,闻向他的肩颈、头发,而在Bucky深色长发飘拂过他的锁骨时,Steve也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作为回应。 
 
“Bucky。”他移动些许,试图捕捉到对方的眼神,但他的目光深邃却充满迷茫。“说点什么,好吗。” 
 
“你是 的。”伴随着一声低吼,Bucky的双眼终于望向他。 


他点点头,仿佛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是的,我是你的,我是。”他很想露出个宽慰的笑容,但他没有这么做,对于在一名Alpha面前露出牙齿这件事来说,他仍感到些许不安。
   “转过身。”Bucky突然命令道,握住他手腕的掌心也同时收紧。

这是要,呃。Steve不禁哽噎。而Bucky重新回到他的眼前,挑起他的下巴,充满了炽热与渴望的地沿着下颔舔舐,两人之间萦绕着一种奇妙的氛围,古怪却又深情。


 我的上帝。


自从识别出他的Alpha身份后,对于他们之间的结合、性需求、以及眼下被限制的种种条件,他和Bucky之间似乎形成了某种默契。他不是Omega,再也不是了。他不会再主动打开身体,不会发情,而且性爱能力也绝对棒的惊人,但在他变成Alpha,与Bucky变得一模一样之后,他却拼尽全力抵抗对这种改变。


Bucky不耐烦了,再次厉声下达命令,“转·身”


这一刻他是感到无比满足,并且选择顺从,他缓缓转过去,翻身时T恤紧紧绷在胸前,最终以腹部挨着床铺。
  他的手摸向他的腰带,他甚至无意识的抬高后臀,而当冬兵轻而易举就把他剥个干净时,他又为自己配合的举动感到无比震惊。
  
 “Bucky……”他声音平静却又充满渴望,覆在他身上的Alpha随之停顿。“我们……我们没法……”


“我记起了一切。”一句简单的话语从他背后传来,Steve却猛然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混合情绪所淹没——宽慰,悲伤,心痛,喜悦——同时涌向他的心底。


随后,他的脖颈感受到另种微妙的触感,一个甜蜜,却又短暂的亲吻,而当另一个Alpha趴向他的后背时,他无法自抑的脸红了。突然之间,伴随着一声呻吟,他感到下体变得愈发坚硬,阴茎被夹在身体与床板之间。




Bucky在他的身后,他的气味将他所完全环绕,Bucky就在这,还活着,奇迹般的死而复生,他的伴侣,属于他的Alpha……




他微微摇摆起臀部,随后听到一声愉悦的叹息,他还闻到Bucky的下体压入他腿间之后散发出的强烈的气味。

当Bucky推送着性器缓缓进入时,他感到自己被挤压着,大腿肌肉不由得紧绷起来,而后Bucky战栗片刻,再度向深处用力插入。

他们摇摆着,律动时连带起床架泛出吱呀声,Steve感受到Bucky的结后情不自禁地扭动起来,他朝后摆动臀,使他们的距离能再近些。




老天,他是如此的思念于此,思念着被他的伴侣Bucky低吼着在体内射满精液。Bucky健全的右手扶住他的后背,他的Alpha抵入的有多深,他向后摆送的力度就有多大,Bucky的结滑过大腿肌肉,Steve将其吞入体内更深处,紧致带来的无限快感迫使Bucky咆哮着攀向高潮。金属手臂松开手腕一把抓向他的金发,原本尖锐的啃咬也缓缓变为亲昵的吻。Steve颤栗着将精液射到床单上。


“你属于我。”Steve点头回应,甚至说不出一个字,眼角流下的泪水中,饱含解脱与欢愉。


“我想念你,Buck,上帝知道我一直在想念你。”他喃喃低语时,另个男人终于将他拥入怀中。



===完===




译者注:
ORZ翻译出来之后更新的剩余部分奇短……大概是意译的地方太多了……看过原文的菇凉们应该能理解个中心酸,能吧,应该能吧?TUT


本文是一发完,但通过读者的热情,原作表示会继续写下去,很可能会就此改为连载文。
那么就意味着,在后续章节里也可能出现逆CP的情况——不过仅仅是我个人瞎猜而已。
不管怎么说,双A的设定是我嚎叫了很久的心水的题材,应该不会弃=-=

2014-06-05 评论-1 热度-30 冬盾翻译

评论(1)

热度(30)

©云归 Powered by LOFTER